今日天气
阿斯塔纳 -8 °С
阿拉木图 -13 °С
今日坚戈汇率
USD 376.51
EUR 418.91
RUB 6.13
CNY 54.90

金帐汗国在波兰历史上留下的痕迹

30 十一月 2019 10:25

哈通社/努尔苏丹/11月29日 – 距今六个世纪以前,从金帐汗国境内迁移至波兰的游牧民族,被波兰人称之为“鞑靼人”。这些突厥裔族群至今依然生活在那里,并顽强的传承了自身的文化习俗。

波兰驻哈萨克斯坦及吉尔吉斯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塞利姆•哈兹比耶维奇在日前于努尔苏丹市举行的《欧亚历史遗产》大型国际会议上,发表了内容深刻的长篇演讲。

大使在演讲一开始表示,他本人是曾经执掌金帐汗国的著名可汗托赫塔穆斯汗的后裔。他同时也是历史学博士和教授。

“我想向诸位介绍关于波兰和波兰-立陶宛鞑靼人的信息。现如今,突厥裔民族在波兰属于非常少数的族裔,构建了波兰的鞑靼人及穆斯林社区。即便如此,我们这些留在西方的鞑靼人,一直都被视为金帐汗国的后裔,大草原的传人。”他说。

据这位大使兼学者介绍,他的先祖是在14世纪乌兹别克汗(穆罕默德·苏丹·乌兹别克,公园1313~1341年统治金帐汗国)死后发生的大动乱期间,迁徙到立陶宛一代的。之后托赫塔穆斯汗也曾在波兰和立陶宛生活。在那个历史时期,立陶宛王公与托赫塔穆斯汗之间有着比较亲密的关系。

“在此之后,托赫塔穆斯汗最著名、最有影响力的子嗣——吉勒勒丁得到了波兰-立陶宛大公的支持,参加了1410年在那里发生的十字军战争。他所参加的这场被称为格伦瓦德之战(波兰立陶宛联军对阵条顿骑士团)的战役,是中世纪规模最大的战争之一。»他说。

关于格伦瓦德之战,德国文献中有许多有趣的信息。据塞利姆•哈兹比耶维奇称,在十字军写给教皇的信件中,形容他们与波兰国王雅盖沃及立陶宛大公的战争是«这一战变成了基督徒与穆斯林之间的战争”。

在15世纪至17世纪末,仍然可以在许多历史记录中看到生活在波兰和立陶宛地区的突厥裔人民的身影。他们有时被称之为突厥人,有时被称之为克里米亚鞑靼人,有时被称之为立普卡人。其中,立普卡鞑靼人这一称呼来自立陶宛地名的演变。




据塞利姆•哈兹比耶维奇介绍,这是一幅非常有趣的图。图中表现的是拿破仑军队中的鞑靼士兵。

俄罗斯历史中将拿破仑描述为一个侵略者,但在波兰的历史叙事中,对于拿破仑则有着不同的观点。1813年,拿破仑军队从莫斯科撤离时,立陶宛曾组建了一支鞑靼骑兵团,并在法国一方参加战斗。




拿破仑的鞑靼士兵。有趣的是,法国人并没有忘记他们的军队中曾经有过鞑靼军人。塞利姆•哈兹比耶维奇说,在该国有不少关于这些鞑靼军人的专著。

“分享一个有关鞑靼骑兵团的有趣历史记录:至17世纪时,这个军事集团内部分为许多氏族-部落。也就是说,在波兰和立陶宛生活的这些被称之为‘鞑靼人’的突厥裔人民,是当今哈萨克斯坦的一部分氏族的分支。他们是某一时期在立陶宛大公国境内生活的一部分乌孙、奈曼、扎拉伊尔、弘基拉特和阿尔艮人。这些部族的部落-氏族结构在18世纪时逐渐瓦解,并被统称为波兰-立陶宛鞑靼人。”大使说。







波兰军队中最后的鞑靼骑兵队。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军入侵波兰之际,这批鞑靼军人走上了战场。




这是波兰鞑靼骑兵最后一位指挥官,波兰骑兵少校——亚历山大·耶利亚舍维奇。照片拍摄于1939年。他所指挥的鞑靼骑兵部队于1939年9月1日与德军交战。亚历山大·耶利亚舍维奇本人在其后被德军俘虏,战后生活在波兰北部的格但斯克。




重建后的维尔纽斯(鞑靼人)第13团第一中队。




图中是战前波兰鞑靼人的政府宗教代表。最中间是穆夫提雅各布·什尼克维奇和他的副手、维尔纽斯伊玛目。




立陶宛和波兰穆夫提雅各布·什尼克维奇纪念碑揭幕仪式。2014年9月5日。直到战前该地一直是波兰-立陶宛鞑靼人的穆夫提所在地。




格但斯克鞑靼战士纪念碑。波兰前总统布罗尼斯瓦夫·科莫罗夫斯基出席了该雕像的落成仪式。




波兰鞑靼人联盟在格但斯克的会面。




克鲁施尼亚乡村清真寺(波兰)




格但斯克清真寺(波兰)

【编译:木合塔尔·木拉提】

关键词: 历史, 社会,
回到顶部